第两千五百二十九章 神獒战神族

被削掉一块耳朵肉的年轻人呆了两秒才张口发出半声惨叫,另外半截被堵在了嗓子里,一柄染血的短刀抵在他喉结上。

何尚冷笑着说道:“长记性了吧?哥劝你最好老实回答问题,否则下一刀就让你变成一只耳。”说完抬手挪开刀尖,后退半步用刀尖剔起了指甲,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在竖耳聆听。

“我说,我什么都说。”年轻人薄弱的心理防线瞬间崩溃,用颤抖的声音把所知的一切原原本本讲了出来。

这厮在上学的路上遇上了一个奇怪的女人,这女人头发已经花白年纪应该不轻,还戴着个大口罩,女人让他送一封信给皇普兰,并给了他一叠钞票,整整两千块,要是他知道为了这两千块会落到今天的下场他怎么也不会送信的,现在钱也花了,后悔也已经晚了。

“犊子!两千块就把咱嫂子卖了,今天老子就剁掉你拿钱的爪儿!”何尚听完年轻人的话一声怒喝,飞起一脚把这货踹了个葫芦滚,举刀冲上前就要开剁。

“住手!”一声轻喝让何尚手臂停在了半空,他转过头来一脸诧异的望着时差,瓮声说道:“老爷子,您这是几个意思?”

时差离座起身,快步走到何尚身旁,沉声说道:“听我的,放了他。”

何尚环眼圆瞪,手中的短刀迟迟不肯放下,嘴里兀自低声嘟囔道:“这犊子不该教训么?”

时差眉头微挑,淡淡的说道:“瞪我也没用,就算他不给小兰送信还有别人,那封信横竖都会到小兰手上,这么简单的道路你怎么就不明白呢?现在最关键的是找到那封信,还有让他去做个拼图,把戴口罩女人的相貌画出来,调看路段监控争取把人找出来。”

何尚咧了咧嘴,低声咕嘟道:“麻痹的,姜还是老的辣,做了拼图找人就方便了。”说完他飞起一脚踢在年轻人腚子上,粗着脖子吼道:“起来,麻溜的爬起来!”

年轻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哭丧着脸颤声说道:“我爬不动,腿肚子……抽筋。”

何尚反手把刀纳入后腰,对站在一旁的两名异能者摆了摆手道:“你们两个,把这货抬着丢出去做拼图,做不出来就把他做成年糕,马上执行命令。”

两名异能者大步上前抬起年轻人走出了大厅,只要做好拼图就有机会抓住幕后主使。

夜幕降临,三名圣境武者正在赶往昆仑山脚的空旷大路上,老神仆安排了四辆货车和一辆敞篷吉普车,他要争取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小旅馆。

徐青坐在敞篷吉普车内,他会不时抬头望一眼天空,能看到飞行器就在头顶盘旋前行,看似速度极慢跟上车队绰绰有余。

坐在身旁的武痴也跟着望了望天空,低声说道:“你也感觉到了,咱们头顶上有个东西一直跟着。”

徐青心知武痴已经察觉到了飞行器的存在,当下微微点头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天上的东西是我安排的,有备无患。”

武痴脸上露出一抹释然的表情,淡淡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,把头仰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。

张瑞手中托着能量侦测仪坐在后排,他时刻注意着液晶屏上的变化,三个小红点成品字形排列,代表着吉普车上的三位圣境武者,一路行来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动。

嘀嘀——能量侦测仪突然传出两声轻响,张瑞瞳孔蓦然一缩,他看到液晶屏右上角出现了一个小红点,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这边靠近。

“停车,有情况!”张瑞沉喝一声,手托侦测仪腾身跃出车外,脚未落地身形在空中骤然一折,宛若鹰隼扑食般朝西南方向的大山疾速斜掠过去。

徐青和武痴相视一眼,紧跟着跳出车外,负责驾车的老神仆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,他要做的就是乖乖等待。

张瑞脚下提劲飞身闪掠,他知道突然出现的红点代表什么,一定是神母使者,为了车上的玄石他必须用霹雳手段将其扫灭。

人都是自私的,张瑞跟徐青之间的合作原本就是建立在相互利用的关系之上,他这是第一次主动出击,为了已经到手的玄石,有了这些玄石他一定会全力以赴,只要先一步截住神母使者等身后两名超级进化人赶来就能稳操胜券。

前方有一条白影在山峦疾速奔走,张瑞眼神蓦然一凛,反手把能量侦测仪纳入后腰,手掌收回时已经握紧了一柄长剑,他很少用武器,来到这个空间一次也没用过,看来今晚手中的利剑是要饮血了。

白影好像并没发现有人跟踪,只顾撒腿前奔,山峦在它身后疾速退去,猎猎山风把它周身的银毫拂起,仿佛身体也跟着胀大了一圈。

张瑞追了五钟左右总算看清了白影的真实模样,它是一条浑身银毛的巨獒,他还不知道这条巨獒就是大名鼎鼎的雪山神獒。

其实雪山神獒已经感觉到身后有人追来,刚开始它不想搭理任何人,它仅仅是过路而已,没料到半道上出现了这个莫名家伙,它也不想继续跑了,骤转过身来用一双铜铃眼紧盯着仗剑杀到五尺开外的张瑞。

张瑞脚下站定,同样在打量着眼前的大雪獒,他想不到能量侦测仪上突然出现的红点竟然是一条獒犬,如果不是仪器出了故障就只有一种可能,眼前这条巨獒也是超级进化生物。

“你是谁?为什么追我?”一句低沉的质问突然在张瑞耳廓内响起,雪山神獒偏了偏大脑袋,它在用独特的方式跟瑞比交流。

张瑞将牙一咬,抬手用剑尖虚指雪山神獒,仰头傲然说道:“少废话,要打就动手,不想打就赶紧夹着尾巴滚蛋!”

雪山神獒数千年来一直被昆仑周遭生活的人们当做神来供奉,当然也曾有人对它不敬,只不过那些人都已经死了。它是一头坏脾气的高智慧生物,张瑞牛b哄哄的语气让它心中腾起一股无名业火,前爪在地面上重重一按,腾身扑向对面那个不知死活的剑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