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章

第179章

我要走,听见家阳母亲说:“乔菲,我们想让你知道,因为你有这个权利。

你心里着急难受吗?不如歇一歇,接下来,让别的翻译去做。”

这是关怀的,让人温暖的话,可是,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。

她不知我为人。

我背对她,清楚的说:“谢谢您。我是有一点着急,不过,如果是家阳,他这个时候,会不再继续下去吗?”我向门口走,还在对他们说,“我是干这一行的,我是个翻译官。”

程家阳

太冈将我从帐篷里带出来,对父亲和我说:“对不起,政府还没有妥协的迹象,所以,这个人,得先杀掉。”他看看我,“我不对你说对不起,我跟你都没有错。

父亲是个汉子,这个时候,面不变色心不跳,只是一字一句的对太冈说:“你自己知道下场就好。我会要你10倍的还回来。”又看我,良久,眼光闪亮,“家阳,你是好孩子。”

我没有说话,向父亲微笑。

走了几步到外面,想起来问太冈:“那个录音带寄走了?”

“寄走了。”

“很好。”

他们要带我去哪里行刑呢?我被黑人上校推着往前走。

我突然看到卡赞站在不远的地方,我对太冈说:“我有话对你的儿子说。”

太冈沉吟,终于招手让儿子过来,我把电话放在男孩的手心里,对他说:“这个,你留着,你跟我的妻子一样,她也叫青草。”

程家阳忘了在哪里读到过,说,人在死前,大脑会以超过平时10倍的速度运转,所有的回忆浮现在眼前,临死的人在这种刺激下,痛哭流涕。

我如今在这种状况下,知道这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。

否则为何我的心里一片宁静?连一丝的波澜都没有,许多事情,许多的人都忘记了,只觉得,好象是,开心的活过,哪怕时间短暂,我曾经真正开心的活过。

行刑之前,我的眼被用黑布蒙上,被挡住阳光的那一刹那,我在心里说:“再见,乔菲。”

乔菲

我摘下耳麦,舒了一口气,觉得肩膀酸了,自己揉一揉。

师姐说:“菲菲,去我家吧,我婆婆今天炖鱼吃。”

我说:“谢谢您了,我回家还得忙呢。我的那两只小乌龟啊,麻烦的很。”

我离开会场,坐公交车回家,在离家不远的小市场买了泥鳅和我自己吃的东西,到了家里,先清理鱼缸,又给两个小家伙喂鱼,忙活完了,才轮到我自己,闷饭,炒菜,开玉米罐头,一不小心,就把手划伤了,一道小口子,流了点血。

这时候,我的气就上来了,我“咣”的一下把盛大米饭的勺子扔在桌上,气急败坏的说:“有完没?您这班加的也忒久了吧?诚心躲我了是不是?几句肉麻的话就给我打发了?把自己当琼瑶了?我告诉你,你给我趁早回来挨罚,那两只乌龟没人给你管,你自己回来料理,我受够了。”

我盛了满满一碗大米饭大口吃。心里还愤愤的想着,我明天就去买一套皮衣皮裙的小内内,再弄一条鞭子锁链带刺的铁球什么的,程家阳回来,我虐死他,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