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.

第二天苏南星又在浦口那边忙了半天, 下午的时候要回去了, 丁琰没有跟她一道, 因为他还要继续去区县营业公司转一圈。

临走之前他跟给他开车的市场部长状若随意的说了一句:“正好顺路, 把苏总监送到高铁站吧。”

市场部长自然也会说话, 说:“是,要不然系集部的陈部长还合计亲自送苏总监呢。”

到了高铁站之后, 丁琰没有下车, 坐在车里跟苏南星摆了摆手, 说了一句:“回头公司见。”

苏南星冲他微微一笑, “谢谢丁经理。”转身进了高铁站。

在高铁上的时候, 她想到昨天晚上和丁琰的对话, 竟有种放下了一桩心事的感觉,这两年刻意回避丁琰,她也累啊,毕竟系集部也跟市场部有一些业务交集,以后随着她过手的项目越来越多,也就交集越频繁。

能跟丁琰说开了也挺好的,而且他大概没生气吧?

又想到丁琰这个人若是真有情绪,也不会让她看出来,觉得还是有点猜不准他的真实情绪。

她将昨晚他的说话内容和脸上的神态回忆了一遍,她毕竟也曾在他手下干了一年多, 还是能感觉到的, 他, 没有真正的生她的气。

也是, 丁琰的心胸没有那么狭窄。

苏南星很快就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,打开电脑将这两天实地的考察数据录入到表格里,预计等一会儿回公司跟周奕汇报。

结果要下车的时候,周奕的电话就打来了。

他问:“到站了吗?”

“快了,五分钟之后到。”

周奕说:“你从东广场出来,我的车停在那边。”

苏南星一愣,他来接她了?

周奕又补了一句,像是解释,“正好路过这边,顺路。”

苏南星跟自己说不要多想,他说顺路就顺路,在电话里“嗯”了一声。

等到从出站口出来,远远的就看到周奕高大挺拔的身影,即使在人群密集的车站,周奕在人群之中也极为显眼,几乎一眼就会看到他,他穿着一件淡蓝色格子衬衫,大概因为不在公司了,他随意的在嘴边叼了一根烟,姿态十分的潇洒。过往的小姑娘都忍不住去看他,他也混不在意。

等他回头的时候看到了从滚梯上涌上来的苏南星,一只手夹起了烟,冲苏南星挑眉笑了笑。剑眉星目,英俊得仿佛闪闪发光。

那一刻,苏南星觉得全省公司单身女员工都想睡周奕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忽然觉得她曾经睡过这个男人,一点也不吃亏。

周奕走了过来,随意的指了一下,“车停在那边。”

苏南星“嗯”了一声,跟着他上了车。

周奕问了句:“出差怎么样?”

苏南星就开始向他开始汇报工作,等她终于汇报完了之后,车子也开到了省公司附近,周奕说了句:“今天就特赦你,不用回公司了,让你提早下班回家。”

苏南星一听,笑着感谢领导,“谢谢经理开恩。”

周奕心情很好的样子,跟她开玩笑:“你若是说谢主隆恩,我兴许更高兴。”

苏南星抿嘴乐,眉眼弯弯的,让周奕在后视镜里多看了好几眼,他忍不住说了句:“你还是这么笑好看。”

周奕说完之后顿了一下,觉得反正都说出来了,就又说了一句:“穿得正常点的时候,也好看。”

俩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在浦口市的时候,苏南星那身红色丝绸衬衫和被他□□得皱巴巴的一步裙,两个人在那张沙发上翻云覆雨的样子。

苏南星还能绷着住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我这是融入集体之中,为了更好的工作,有职业追求。”

周奕听她这么说,就不再多说了,他尺寸掌握得也好,语气随意又透着亲近,“好吧,你高兴。”

要下车的时候,苏南星说了一句:“难得提前下班,回父母家看看,周末不跑步了……”

周奕听了,想到昨天早上自己在水亭那块儿等她半天的样子,说她:“别想逃过六公里。”

苏南星回了句:“六公里而已,不要小看我。”拎着公文包就下车了。

周奕看着她的身影进了单元门才开车走。

*

苏南星大概有一个多月没有回父母家了,苏母一直在数落她:“怎么不经常回家呢?”

苏南星解释之前脚扭了不方便行走的事,苏母又心疼的说她:“怎么不跟家里说啊?我好去照顾你啊。”跟着又给她夹了一堆菜放在她的碗里,“多吃点排骨,补补钙。”

苏父在旁边也给苏南星夹菜,还说:“一会儿给星星热杯牛奶,牛奶最补钙了。”

苏母应了一声,又回厨房炒最后一道菜,苏南星很喜欢苏母做的家常豆腐,伴着饭一起吃,特别下饭。

苏父也喜欢吃这道菜,尤其是热乎乎的时候,吃进嘴里很烫,但却觉得进了食道里热乎乎的舒服。

只不过他吃得急了就爱咳嗽。

苏南星见他咳嗽赶紧给他倒杯水,说:“怎么总咳嗽啊?是不是生病了?生病了可得去医院看,别拖着。”

苏父不在意的说:“我这是上火,我一上火就嗓子疼,一会儿吃点牛黄解毒片,多喝点菊花茶就好了。”

苏南星再劝他,他就给她夹菜,“你多吃点,我没事的。”苏南星只得埋头吃饭,顾不上说他了。

苏母炒完了菜也一起吃饭,一边吃一边聊起家常,讲到了苏南星的舅舅和舅妈操心她表姐结婚的事,苏母就跟苏南星说:“我跟你爸合计了,我们可不会像你舅舅家那么着急,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当然得在自己身边才好呢,我跟你爸不会逼迫你的。”

苏南星说:“我现在只想努力工作,升了行业总监之后,分成的绩效奖金也比以前多,想多挣点钱。”

多挣钱干什么?当然是给家里还债啊。虽然没说出来,但是家里人怎么不知道?

苏父喝了一口酒,说:“星星,这些年苦了你了。”

苏南星只低头吃饭,不想露出一星点的泪目。

“我都习惯了,有压力才有动力。”

苏母说:“我和你爸只希望你开心就好。”

苏南星“嗯”了一声,埋头吃饭。那个周末,她是在家里过的,跟父母在一起,难得的没有被忽然的工作叫回去加班。

等到周末晚上回到和苗萌萌租的房子里,苗萌萌正在家里赶图呢,见到苏南星回来就立刻忍不住向她炫耀:“南星你快看,我在B站的视频又有几个粉丝了,还有个弹幕夸我真实不做作,哈哈哈。”

苗萌萌抱着自己做的一碗沙拉,说:“还是你做的好看,我刚才发视频给他们看我的晚饭,有条弹幕说我吃的是野草。”她又说:“下回你做沙拉的时候,我给你拍个视频,让他们见识一下!”

苏南星说:“形式不重要,重要的是坚持住就行了,明早跟我跑步啊。”

苗萌萌“哦”了一声,然后第二天早上也没爬起来,苏南星叫她,苗萌萌蒙着被说:“昨晚赶图到两点,今天就不去跑步了……”

苏南星一听,也是心疼苗萌萌,轻手轻脚给她关上门,自己去跑步了。

快跑到水亭的时候,忽然想到,今天会不会遇到周奕呢?

然后在水亭那里并没有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,苏南星没有买水,没有停下脚步就继续往前跑了。

她忽然想到,还是就这样跑下去比较好呢。

将心思沉浸在不断向前踏步奔跑的腿上,感受到腰臀的发力感,苏南星对自己露出微笑,今天也是一个努力的早晨呢!

忽然,她的马尾辫被拽了一下,然后一个声音响在她头上,她熟悉的那个烟和淡薄荷的气息也出现了。

“在后面叫你,你也没有听见。”

她听见周奕又说:“今天也要跑六公里,不要偷懒。”

苏南星听见自己带着笑的声音,“好。”

*

周一早晨仍旧是忙碌的,但是仍然挡不住部门的大姐们八卦的心。

苏南星上周四、周五出差了,钱大姐有一腔八卦想跟她说,趁着黄欣然离开办公室的功夫,钱大姐说:“诶小苏,我给你讲啊,上周三那天晚上,有人看见小黄坐我们周经理的车走的。”

苏南星说:“之前她不就说了嘛,家里跟周经理他家是世交,两家长辈早就认识,而且黄欣然的父亲还是周经理父亲的上司,周经理照顾她也是正常的吧?”

钱大姐感慨的说了一句:“小黄这个条件算是很好了,李婉可比不过她。”

又说:“李婉知道这件事之后,两天没怎么搭理小黄了。”

苏南星心想,李婉就是再不想搭理黄欣然,还是会扬着笑脸跟她说话的,谁让黄欣然有个当一把总经理的爹呢?

钱大姐也就聊了两句关于黄欣然的八卦,接着就开始说她最想告诉苏南星的事了,“诶小苏,我听说个事儿,集团公司那边给我们省公司批了几个转正名额。”

“转正这个事儿,你若是有心思,找找门路。”

苏南星能说什么,她既没有钱也没有人脉,哪来的门路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