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.

苏南星当然想转正, 转正之后的行业总监直接就能在工资多挣两千多块啊!

在华信这种老牌国企, 正式工和临时工虽然都做着一样的工作, 但其实在工资、待遇、升职方面真是差别很大的。

像她和宋集都是行业总监, 人家宋集不仅薪水比她高, 将来升职前景也比她好,因为对于临时工的她而言, 升到行业总监就是职业天花板了, 而且这还是因为周奕看重她, 给她提拔后的结果。

所以转正这件事, 她都不敢多想。看黄欣然就知道了, 人家能以正式工的身份进来的人都是什么样的身份和背景, 人家亲爹是C省公司一把手总经理,所以黄欣然很容易就以正式工的身份进来了。

苏南星可没有当省公司总经理的亲爹,所以转正这件事儿,听听就算了吧。

钱大姐是一片好心告诉她,但是她也不能多说,只是面上带着笑感谢钱大姐,“这事儿我研究一下看看。”不多说是不想透底,虽然大家都知道她家里条件不好,这事儿共事时间久了没法伪装,但她背后的人际关系什么的是不能透露太多的。

国企的鄙视链就是这样, 正式工鄙视临时工, 有关系的鄙视没关系的, 嘴上能说会推脱不干活的鄙视有能力只会低头干活的。

苏南星很快就将心思投入到工作之中去了, 之前一直跟进的南环区警察局探针的项目,因为前一阵脚受伤还有天眼项目这件事耽误了一段时间,最近那边又有新进展了,苏南星下午要出一趟外勤,开始准备投标的材料了。

中午也没见到周奕,苏南星给周奕发了条微信说这件事,周奕回了个:【嗯】

估计他还在哪个领导层的例会上没散会呢。

苏南星下午整理好资料就坐地铁去了南环警察局,先跟省公司驻扎在这里负责网络传输的网络部的人打了下招呼,然后开始查看分包商的施工进度。

就像他们华信跟警察局签了同一样,分包商也和华信签了施工进程合同,苏南星作为项目负责人,要经常来到现场检查一下工程进度的。

像宋集这种做了很久行业总监的人,他手里同时都有好几个并进的项目,所以经常有外勤出差的工作,苏南星以后也会更加忙碌起来的。

她跟分包商的人见面了解一下现场进度之后,就主要跟警察局技术科的人聊车载wifi探针这个项目了。虽然过几天肯定是要按流程投标的,但是这个项目她跟进到现在,几乎也就可以确定了,她会拿到这个合同。

这是她第一次独立签下合同,虽然是个三百万的小项目,但她格外的仔细,想给自己行业总监这个职业开一个吉祥的好头。

从技术科出来之后,苏南星正打算下班回家,结果在门口遇到了一直在等她的分包商项目主管李工,李工客气的说:“苏总监今晚有空吗?择日不如撞日,我们王总想请您和周经理一起吃个饭。”

自从苏南星升职为行业总监之后,分包商们就一直微信想请她吃饭,但是苏南星都因为加班出差等理由拒绝了,当然也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她手里还没有项目,跟他们出去吃饭也没有意义。

现在她手里有项目了,这种应酬也多了。她拿下警察局探针这个项目之后,也得考虑找分包商……

她说:“哦?你们还找了我们周经理?他今晚有空吗?”

李工一听苏南星这口吻,就知道有戏,赶紧说:“我们王总跟周经理是老相识了,周经理今晚推了别人的饭局跟我们王总一起,苏总监若是有空的话,大家正好一起热闹热闹,您看如何?”

周奕都去了,她能不去吗?

苏南星手头的这个探针项目,若是找李工他们来做也还能方便一些,她本来也有这个意向。

正好她也不想拒绝,就顺嘴同意了。

吃饭的地方是在一个五星酒店,苏南星才落座,王总和周奕也进来了。

王总是个身材高大、皮肤黝黑的四十岁左右的男子,苏南星以前跟着周奕跑项目的时候见过他,所以这会儿大家也都不陌生。

王总跟一般那种一肚子油的商人不一样,他日常也很喜欢运动,笑起来的时候一口白牙,看着挺爽朗,一点也不油腻。所以周奕对他的观感也比对别的分包商要好一点,席间的时候这俩人还约了一会儿一起打一局网球。

苏南星见了周奕,习惯性的汇报了两句工作,把探针项目大致提了几句,周奕对她说了一句:“这个项目你自己掂量,这些流程你以前跟着我的时候也都熟悉了,现在你自己练练手。拿下合同之后,分包商这边也由你来做主。”

苏南星这话也是给今天做局的分包商听的,没想到周奕更直接的把这个项目全权交给她了,一般情况下,都是他们行业总监签下来合同之后,把自己有意向的分包商给部门经理提供一个选项,最后由经理拍板决定这件事,所以决定大权最终在领导这里。

周奕直接把这个权利给了苏南星,也就是在分包商面前极为给她脸面了。

王总和李工听完了之后,果然是眼前一亮,频频给苏南星倒酒让她吃菜。

他们这个饭局因为是以苏南星和周奕为主,所以今晚的酒就没有喝太多,大家喝点葡萄酒助兴,下了饭桌之后还安排了别的游乐项目。

苏南星从进这个五星酒店开始就知道今晚不会只吃饭,因为这里最有名就是温泉浴池,据说又干净又享受,景色十分好,是很多人做局的一个有名的流程。

果然吃完饭之后,王总和李工就招呼他俩去泡温泉。

这里的温泉更像个温泉大浴场,露天的泳池修得像那种梯田一样,每一层都铺上绿色、蓝色、红色的石砖,四处遍植着绿色乔木,既保证了隐蔽,又有开阔的景色,非常的受欢迎。

换衣服的时候,苏南星才意识到她没带泳装,服务员就给她拿了一排的泳装让她挑选,她正合计挑选一套保守的,忽然有个服务员过来说:“请问您是手牌号为42号的苏南星小姐吗?”

苏南星一愣,“我是,怎么了?”

服务员笑容可掬,“男宾部那边有位叫做周奕的先生说给您选好了一套泳装,让我给您送来。”说着就把泳装递给了苏南星。

苏南星满头黑线,周奕到底在搞什么?不会给她选了一套比基尼之类的泳装吧?

结果抖开一看,没她想的那么夸张,是一件连体的泳装,前面捂得特别严实,几乎只露出了锁骨而已,但是后面露出了很大一片,直到臀部上面都是用几条带子系起来的,穿上的话就会露出整个后背。

苏南星本来不想穿的,但是想来想去,还是决定穿上了。

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去,黄昏之中最美的时刻,落霞映在一层一层的温泉泳池上,好像水面上洒落了红金一样。

小路上的晕黄小灯点开了,有三三两两的人坐在躺椅上喝着饮品或者香槟,有漂亮的长腿女孩和男人们调笑的声音,也有富豪纯粹来游泳的哗啦水声。

当苏南星披散着头发穿着黑色的泳装走出去,所有看到她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她好几眼。

从她修长笔直的大长腿开始,还有那纤细不盈一握的腰肢,甚至是那傲人的上围,长发及腰的她简直就像个浑身上下充满了雌性荷尔蒙的妖精一样,光是看她的身材,有的男人就直眼了。

等她走过去,露出了一大片白得发光的美背,还有那丰满又挺翘的臀部,性感得有的人悄悄的滑进了水里,因为需要冷静。

而有的男人已经准备上前来搭讪了。

苏南星觉得,国企呆久了,每天都穿着那么丑的衣服,都快忘记她也可以吸引别人的目光的。

忽然,一件浴袍搭在了她身上,将她的好身材遮住。然后一把将她搂住了肩膀,强悍的宣告了他的主权一样。

苏南星听见周奕的声音响在了她的头上,“才一会儿不见,就这么招蜂引蝶。”

苏南星微微一笑,“我可是遵照领导您的意思,穿的是您选的泳装。”

周奕有点郁闷的说:“我后悔了。”

苏南星哈哈一笑,周奕拉着她的手进了一个铺着蓝色石砖的温泉浴池里。

这层浴池在所有泳池的最上面,因为地方小,是专门用来泡温泉不是用来游泳的,所以来的人不多,尤其还是在傍晚,这里就只有他们俩。

苏南星脱了浴袍进了水,浴池不是很深,水面才到胸口下面,她站在那里,上半身露出水面,她那对高耸丰满的胸.部贴在水面上,看得人眼发直。

她伸手将长发高高的盘了起来,背对着周奕露出整个一大片细腻、线条优美的背部。

周奕似乎就在静静的看着她扎头发,苏南星再回头看他的时候,觉得他的眼底也好像映衬着红似火的晚霞一样,有什么在燃烧。

分包商的王总和李工还没有来,苏南星随口问了一句,周奕说:“他们大概在其他的泳池吧。”然后他按服务铃点了瓶香槟。

苏南星说:“既然他们不在,我们就不要喝酒了吧?”

周奕靠在泳池边,露出他精赤、强壮的上半身,头发湿漉漉的被他拢过脑后,眼神亮得好像有火一样,他说:“还是喝一点得好。”

他说:“酒不醉人人自醉,景色醉人,你说是吗?”

苏南星说:“既然非得要喝,那我陪你喝一点儿。”

等香槟来了之后,苏南星给周奕倒上,她坐在浴池边的水中阶梯里,将身子埋进水里,因为她已经感觉到周奕越来越炙热的眼神了。

俩人清脆的碰杯,周奕说:“这算是你第一个独立项目,那我就祝你开头顺利,前程似锦,苏总监。”前面两句说得还挺认真的,后面两句就有点调笑了。

不过这里景色好,人泡在温泉之中,苏南星也放松下来,笑着应着:“我前程似锦还得指望经理您的提拔,以后请多提拔。”

周奕喝了一口香槟,苏南星看见他的喉结动了。

脱了衣服的周奕也不能看太多,这个男人穿上衬衫性感,脱下衣服之后简直想让人生扑。

尤其是她还记得他们曾经多么热烈,他的胸膛是多么的坚硬,他们的身体贴在一起是多么的契合,他曾经带给她怎样让人忘不掉的欢愉,那感觉真是太难忘了。

甚至现在,只是坐得近了一点,还隔着温泉水,就好像能感觉到周奕身上那散发着致命吸引力的雄性荷尔蒙。

可是苏南星知道,不能再和他纠缠下去了。工作接触是很正常的,玩笑也可以有,但是再多的身体接触,他们的关系就会更乱。

理智在说,不能再‘深入’了。

如果今晚她仍然喝多了,酒精让神经乱蹦的话,也许理智丧失了之后,她还是会控制不住半推半就的,吃下他这份美妙享受的法国大餐。

但是他们现在都还理智着,他们都还清醒着,所以一切的事都得有个合理的理由。

苏南星想,趁着有理智,应该远离的。

结果周奕听见苏南星说那句提拔,笑出了声,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这夕阳里好像能荡进人的心里一样,让人听得心头有点微微发痒,周奕说:“想让我提拔你,你是不是应该好好贿赂我呢?”

说到贿赂两个字的时候,他的身子已经滑进了水中,苏南星甚至能感觉到他靠近过来荡起的波动和水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