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章

阿梅的这次谈话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朱妈妈都不给阿梅好脸色看。就是过年过节的时候,拿着东西上门,朱妈妈都是板着一张脸,吃个饭,都不过青菜豆腐,就是有肉也不端出来。

大可小可和朱爸爸只是看着,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。阿兰也只是在一边呵呵笑,不帮说一句话。

只是很多事情都不是一层不变的,就比如大可要结婚了。

这房子的事情该解决了,家里根本没有多余的房间。而且聘礼,可是不能少了。否则人家姑娘可不会答应嫁过来。还有什么三转一响,还要金戒指。

“阿梅,家里是什么情况,你是知道的。你又是你们姐弟四人中过得最好的,也该帮衬帮衬家里的。大可一定会记得你这个当姐姐的好,以后你遇到些什么事儿,大可以后也能帮衬你一些嘛。”朱妈妈语重心长地对着阿梅说道。

阿梅只是微微一笑。

“妈,我是有些钱,但是大可自己也长大了,而且也工作了,要结婚也是他的事情吧。再说了有多少钱做多少的事情,总想着让别人帮衬,什么时候能长大。我只出我该出的那一份。”

阿梅平静无波的样子,让朱妈妈很不喜。可是依照当初自己强硬的态度,朱家也没有从阿梅这里得到什么好处,反而是两家关系越发地远了,这不是朱妈妈想看到了。

“阿梅,你也知道的,家里日子不怎么好过,苏海的条件是一日日地高了,我们家本来就不是有钱的人家。我能想到的也就只有你了。”朱妈妈一脸愁容地对着阿梅说道。

能怎么样,一切的一切不就是想要阿梅出钱嘛,但是阿梅是那种说要多少钱就出多少钱的人吗?这点钱阿梅有,但是这次出了,那接下来阿兰的嫁妆还有小可的,以后估计还有两老的养老都需要阿梅出。阿梅可不吃这个亏,虽然自己有钱,但是也不能无休止地被予取予求的吧。

这是能争取自己的权益的,阿兰自然是要跟着过来的。

“大姐,你和姐夫现在赚这么多钱,怎么连这点小钱都不肯出呢?是不是人越有钱就越吝啬啊?”阿兰淡淡地问道。

阿兰的话也是朱妈妈想要说的,紧紧地盯着阿梅,寄希望于阿梅能够因为这句话抹不开面子,拿出点钱出来接应家里。

阿梅不屑地看着阿兰。

“我有钱,那也是我自己赚的,你工作了这么些年,工资也是不错的。相信妈说的这些钱,你也是能够拿出来的,那么你为什么不拿呢?说到底大家都有私心的。我以前结婚,家里从来没有过问一句话,什么嫁妆都没有,哪怕是一个热水壶。”

说着,阿梅就这么定定地看着朱妈妈。

这话果然是有些作用的,看现在朱妈妈有些羞愧地红了眼睛。对于这个效果,阿梅是满意的。

“该说的我都说了,我是当大姐的,我能多出些,但是这也是有限的。我还是那句话,大可有多少钱就用多少钱结婚,不要好高骛远,想着没钱了就能够从我这个当姐姐的这里拿。我不欠他的。妈,以后你们养老,我也会出我这一份的,这就行了。要知道从来没有女儿给父母养老的。”

阿梅这话,把朱妈妈气得仰倒。

其实大儿媳家要求的聘礼自家还是能够负担的,只是想着从阿梅这里弄点钱出来,最好能连大儿子的新房子的款项也筹措出来最好。

“你这样子,我不跟你说了,我找小郁去,看他到底是个怎么说法,有你这样这么不顾娘家的人吗?”朱妈妈气不过对着阿梅喊道。

“噗哧”阿梅笑了起来。

“有哪个当丈母娘的能理直气壮地问女婿要要补贴,您可真奇怪。”

阿兰早就看透了,朱家想要从阿梅这里弄到好处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跟着来不过是抱着侥幸的心理,不过可惜朱妈妈的战斗力不够了。想想朱爸爸过来会不会好一些?过后又摇摇头,估计这样的情况下,朱爸爸该要动手了吧。总之朱家跟阿梅是结了揭不开的结了。

“妈,您还是回去吧,大可不是要结婚了嘛,很多事情都需要您去处理呢。过几天我就把我该出的钱送过来。虽然我结婚的时候,我的几个兄弟姐妹都当作不知道,不过谁叫我是当大姐的呢,吃点苦就当是福气吧。”

朱妈妈铩羽而归,只是有的时候人总是很快就忘记伤疤。等到小可和阿兰的婚事的时候,朱妈妈有过来闹一趟,好像是感觉不来闹一闹浑身都不舒服似的。

不过阿梅还是随行就市,大家出多少,自己也出多少。

就在阿梅打定主意要生孩子,第二年就生了一个男孩。可惜阿梅注定是得不到婆家还有娘家人的照顾的。

还是舅妈看不过去,正好大儿媳也在做月子,所以连着阿梅的月子饭也一起做。其他的,比如洗尿布之类的活,都是由郁泽亮自己完成的。这让阿梅更加地看清楚了。

直到孩子满月,办满月酒,朱妈妈才带着一家子过来。

不是来帮忙的,而是来吃喝的。

也幸好郁泽亮有些钱,找了村里闲着的妇女来帮忙。

朱妈妈带着大儿媳妇和阿兰一起坐在阿梅的卧室里。一边磕着瓜子,一边跟阿梅几个说话。

“阿梅,要我说,花费那么多钱,给那些不相干的人吃干什么,自家几个亲戚聚聚吃点好的就行了。这还能省钱。你这孩子就是喜欢便宜外人。”边说边把瓜子皮吐在地上。大可媳妇也跟着有样学样。

阿梅可不惯着她们的臭脾气。

“妈,还有大可媳妇,你们看看我这房间地板,都是原木的。你们吃东西就吃东西,能不能收敛点,找个东西接着。至于请村里人来吃酒席,那是我愿意的,阿亮也是赞同的。您就别操心了。谁是外人谁是内人我心里清楚,您就不要每次过来就提醒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