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一

番外一

两年后……

冬日,穹窿阴晦,中原始寒。

李砚自洛阳出发,赶往长安。

之所以是自洛阳赶去,是因为这两年来他都暗中于各处游学,并非只待在北地一处。

接到长安送来的消息时,他正在洛阳接受名师教诲。

崔氏族人极其盛情,崔明度甚至每次接送都亲力亲为,临行前还愿意为他提供一支亲兵护卫。

然而李砚都婉拒了,他有一支暗卫,是在北地时伏廷让罗小义为他训练的,这支暗卫大多挑选自光王府,与他系出同源,同气连枝,以后会随他进入宫廷。

一个日夜的连续赶路后,他领着人顺利抵达长安。

长安城中繁华如旧,即使在冬日,也照样有不少外来商旅往来穿梭,大街上店铺众多,包含鱼形商号在内,也重新在城中开了铺子。

当初的事已然过去,邕王定罪后被贬为庶人,全家流放千里,大概再也无人记得那当年的一点波澜了。

没有丝毫停顿,当晚他便悄然入了宫廷。

帝王寝殿前早已清空侍从,是为了方便给他和圣人单独说话。

李砚在门口理了理衣襟,拂去衣摆上的一路风尘,迈步入殿。

灯座只点了几盏,大殿幽深,半侧在明,半侧在暗。

他走到龙榻前,见到和初见时相似的场景,只是垂帐已除,四周空荡,榻上的人也无法再坐着,只能仰躺在那里,鬓发斑白,比起两年前苍老了许多,已是出气多于进气。

正是因为收到都中消息说圣人病重,他才会如此迅速地赶了过来。

大概是察觉到了他的到来,帝王缓缓睁开了眼,眼中愈发浑浊,好一会儿才落在他身上。

李砚掀了衣摆,在榻边下拜。

“朕做得对否?”这是帝王的第一句话。

“不知陛下问的是什么。”李砚垂着头,一幅恭敬之态。

帝王喘着浓重的粗气,声音低如蚊蚋:“朕一心谋权,力求撤藩,力求遏制边疆,失去了两个儿子,做得可对?”

李砚这才明白了,他是在这时候想起了过往。

“在其位,谋其政,不能说陛下有错,只不过……”他语调拖了一些,变了声后,声音沉了很多:“只不过陛下无容人之量,才落得如今下场。”

“你说什么……”榻上的人陡然昂头,一口气险些不继。

李砚知道已冒犯了天威,但还是垂着头继续说了下去:“陛下息怒,近来我研读皇室史籍,曾经明皇也有过撤藩之举,撤藩后也将失去封地的藩王们圈养在二都之中,但仍有藩王甘心被撤,只因明皇有容人之心,不会无端猜忌。陛下倘若有明皇一半豁达,何至于此。”

“放肆!”帝王撑着要坐起,却又难以支起胳膊,口中剧烈咳嗽起来。

“当初入都清剿邕王逆贼时,我们会那么容易就得以入宫,陛下也该知道我不是胡言。”

“你……”帝王愤怒地瞪着眼,枯瘦的手指指着他:“你、你敢说朕失了人心!”

李砚口气无悲无喜,甚至说得上乖巧:“我不曾说过,陛下也切莫如此动怒,当保重龙体。”

帝王指着他的手指抖索一下,浑浊的眼珠却似清明了一些,忽然抓着榻沿狠狠道:“你知道了。”

李砚连眼帘也垂着,恭谨地答:“回陛下,我只知道了自己该知道的。”

帝王手指抓得更紧,几乎要抠入其中,骨节都凸起来。

当初光王的事,他一定是知道了!

自然,崔氏已然倒向他,便少不了会有这一日。

果然能忍,居然一直忍到今日,忍到他如今无力回天之时,才吐露丝毫。

“你想如何!”

李砚缓缓抬起头,直视着他,那张脸比起两年前愈发长开,眉目清隽,越来越像当年的光王。

“陛下还请好生养病,这也不是陛下亲手做的,不过是下面的臣子闻君心而动罢了,谁做的,以后我自然会揪出来问罪。”

帝王脸上浮出诡异的潮红:“那朕呢?”

他的疑心病又犯了,他不信此子如此忍耐会对他毫无仇恨之心。

李砚看起来面色如常,唯有袖中手指紧握,他的确已可以正视这段往事,只因为在北地见识过了太多的生死和战事,越发认清了肩头所担的不只是一桩家仇,还有责任。

但要他全然忘记,绝无可能,他曾在父王牌位前发的誓还记得,此事永不会忘。

“陛下的功绩会被载入史册,永为后世传颂,自然,过失也是。”

过失包括那些见不得光的事,他为撤藩用的手段,被他阴谋除去的光王,其他藩王,甚至是在皇权下送命的两位皇子。

“你敢!”帝王额头青筋暴起。

李砚垂首:“我敢。”

迄今为止,只有这两个字,是他说得最为大胆的两个字,其他时候始终是恭敬的模样,似是只是来侍候病重的帝王一般。

帝王脸色数番变化,蓦地又是猛咳,陡然一口血溢出来,脸上忽然一片惨白,喉间大口大口地吸气,仰躺在那里似被捆住了手脚一般,再也说不出半个字。

李砚安静地看着他,拿了帕子给他清理了嘴角。

人如残灯,终有灭时,到了此时,他才是真的无悲无喜,看着面前的人,也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,不过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。

三日后,帝王于睡梦中驾崩。

李砚自那晚后就对往事再没有提起过半个字,始终随侍在侧。

哪怕没有情分,甚至有仇,但至少还有君臣之间的本分。

他恪守到底,换了轻软的白袍,如同宫中寻常的侍从,一直送帝王至最后一刻。

更甚至,在帝王恍恍惚惚地睁大了眼将他认错了时,虽然他们之间隔了辈分,还是配合着装作是他的幺子,给了他一点安慰。

崔明度后来在赶来为他安排登基事宜的路上,听说了这些消息,还小声地与身边人说了句:“我们这位新君,想来还是太善良了。”

……

北地相距遥远,即便接到消息就已上路,栖迟和伏廷赶至长安时,登基吉日也已然到了。

到了宫中,大典已过,满朝文武都已退去,只余下李砚坐在殿中。

高殿金座,少年龙袍皇冠加身,身姿长高,却仍清瘦,珠冕遮挡了视线,是从未见过的面貌。

明明也没有隔很久,再见已不能再向先前那般随意。

栖迟身上穿着厚重的织锦宫装,挽着宫髻,看了他好几眼,才郑重敛衣下拜。

伏廷在她身侧,难得地着了官服,一同叩见新君。

一名年轻的内侍在旁宣读了圣旨,当场就以新君之名,诏封栖迟为皇姑大长公主。

赐地建府,加享采邑,皆是超出过往礼制的规格。

不止如此,内侍宣读之后,又言明:大长公主以后可以随意出入宫中,安北大都护见驾也不必卸兵,可以带刀入殿。

凡此种种,无一不是莫高的荣宠。

栖迟闻声便抬起了头,李砚已经步下高座,朝这里走来,亲手将她和伏廷扶了起来。

刚才拉着距离不过就是为了宣读这道圣旨罢了。

他称帝后的第一道圣旨,便是这个。

眼见内侍麻利地退了出去,栖迟才如往常般与他说话:“刚刚为帝便这般加恩,岂非要叫我们惶恐了。”

李砚站在她面前,已比她高出一些了,扶着她道:“这本就是每个帝王都会做的,也是姑姑应得的。”

栖迟说:“但我还是觉得太重了。”

李砚抬手拦一下,不想叫她拒绝,转头看向伏廷:“姑父,我能有今日全赖您一力扶持,不知您有什么想要的,尽可以开口。”

单于都护府私通外敌后,已获罪被革除了都护府,先帝诏令将其辖下数州全部并入安北都护府下,但那算不得是他的封赏,反而是北地更多了一份责任。

伏廷看了看他,忽然掀了衣摆,单膝跪地:“臣别无所求,只求大长公主此后能随臣永留北地。”

李砚愣了愣:“就这样?”

“就这样。”

栖迟轻轻笑了笑说:“所以我才说太重了,用不着赐地建府,我也不打算长留长安,若是来看你,能出入宫廷也就够了。”

说到此处,她才终究忍不住抬了手,本是想和以前每次宽慰他时一样摸摸他的脸,但他如今已经长大,不太适合,手指最终替他扶了扶龙冠。

“阿砚,以后要好好的,做个好帝王。”

终是到了这一步,没有别的交代,唯有这一句。

……

离开殿中时,临近傍晚,长安城正是一天里最冷的时候,寒风呜咽,在宫楼飞檐间盘旋。

栖迟自宫殿台阶上缓步而下,慢慢踏上宫道,一路走来细细看过了一路的景象,又回望一眼巍巍金殿,转过头来时,只垂着眼看着脚下的路,默默往前走。

伏廷看她一眼:“放心,有崔氏在,都中很安稳,待过上两年,他也就培植起自己的势力了。”

栖迟摇摇头:“我只是想起了我哥哥。”

不知道如今这样,算不算完成了哥哥的遗愿,如今身在这深宫之中,又是否是她哥哥希望看到的。

身后忽而传来了脚步声,似很急促。

“姑姑!”

栖迟听到唤声,转身回头。

李砚从高阶上快步走来,头上皇冠已除,快步如飞,龙袍翻掀,一路追了过来。

隔了几步,他停下脚步,忽而衣摆一振,朝她跪了下来。

栖迟怔了怔,下意识要去扶他,又立即回味过来,便要跪下,却被他拦住了。

李砚抬头看着她,眼里微湿:“姑姑可以放下父王的临终嘱托了,我希望姑姑以后与姑父都只过自己的日子,不用再为我担忧分毫。”

虽然他在殿中答应了姑姑和姑父的请求,但方才在高阶之上看着他们背影一路远离时,想起此后难得一见,终是忍不住追了过来,说了心里话。

栖迟想笑,心里却又无端地有些酸楚:“我早已放下了,所以才要随你姑父回北地,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,你长大了,只能自己走了。”

在那晚,伏廷追来问她时,她便已放下了。

后来在光王府又听伏廷提起那把剑的来历,才知道她哥哥不仅仅只有重振光王府的遗愿,也希望她能嫁得良人,有最朴实的祝福,也才彻底释怀。

“回去吧,别叫人看见。”她将李砚扶起来,心头如涩如麻,转身走向伏廷。

李砚只瞬间就止住了情绪,目送着他们离去。

他已是帝王,这大概是最后一次在姑姑和姑父跟前如此模样了。

伏廷握了栖迟的手,朝李砚颔首,带着她走出去,半道看了眼她的脸,把她往身边带了带,低声说:“别忘了自己又要做母亲了,怎能动不动就伤怀。”

栖迟不禁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,其实已经显怀了,只不过宫装厚重宽大,谁也没看出来。

“我没有伤怀。”她说:“到了如今,夫君是一方大都护,侄子是帝王,又要新多一个孩子了,连买卖都多赚了许多,我如意得很,还有什么好伤怀的。”

伏廷只当没看见她方才微微泛红的眼,听着她这话,倒像是高兴的了。

确实都是值得高兴的事,伤怀的都在过去了,早已过去,不会也不该再有了。